登陆

追逃逾半年终被捕 31岁的恺英网络董事长被捕暗地

admin 2019-11-14 136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经济查询网 记者 金冠时在被上海警方“网上追逃”半年多后,31岁的闻名游戏上市公司——恺英网络股份有限公司(002517.SZ,下称:恺英网络)董事长金锋,总算被拘捕归案。

2019年10月25日,周五晚间,恺英网络发布布告称:该公司当日收到金锋家族送交的《通知函》,称金锋因涉嫌内情买卖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拘捕。

数个消息人士对经济查询网记者称,金锋是在2019年10月23日,被浙江警方所操控,随后移交给上海市公安局。

经济查询网此前报导,早在2018年7月,上海警方即对金锋进行立案侦查,2019年4月做出刑拘决议,随后对金锋进行“网上追逃”。

2019年4月,经济查询网独家发表金锋被警方“网上追逃”之事((详见经济查询追逃逾半年终被捕 31岁的恺英网络董事长被捕暗地网2019年4月18日报导《这次是董事长!——恺英网络董事长金锋被网上追逃》)后,金锋的微信朋友圈曾接连两天宣布信息,进行“所谓驳斥谣言”。

其微信朋友圈所发信息称:

“我以恺英网络董事长身份郑重声明:自己从未有操作股价和内情买卖之行为;任何组织和个人如有以不负责任的言辞及手法中伤于我和公司,从而抹黑公司形象、危害股民利紫琪说的对益的,自己将坚决果断拿起法律武器保卫自己和公司权益。”

不过上述微信朋友圈信息,并没有金锋呈现的图片、视频或声响。

更奇怪的是,在被网上追逃这半年多的时间里,依据恺英网络的每次布告,金锋还至少5次掌管了该公司的董事会会议。(详见经济查询网2019年10月19日报导《恺英网络董事长被“网上追逃”半年未归案 期间却5次掌管董事会》)

有知情者向经济查询网记者介绍,在被上海警方做出刑拘决议并进行“网上追逃”时,金锋涉嫌的罪名是操作证券市场,以及窝藏庇护。

不过,到了10月25日公司布告时,金锋被上海警方拘捕的罪由,则变为了涉嫌内情买卖罪。

除涉嫌内情买卖之外,上述知情者介绍,金锋与恺英网络实践操控人、原董事长王悦,总司理陈永聪之间,在公司严重财物收买的买卖中,亦存在巨大的不妥的利益输送嫌疑,触及资金超越亿元。

生于1988年的金锋,为浙江绍兴下辖县级市嵊州市人。其揭露简历称,他结业于浙江工业大学世界学院,在2011年,担任网络游戏公司——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:浙江盛和)的产品司理;2013年,升任浙江盛和的市场总监。

2016年至2017年,恺英网络分两次,以总价18.065亿元的价格,收买追逃逾半年终被捕 31岁的恺英网络董事长被捕暗地了浙江盛和71%的股份。

2018年1月,金锋升任浙江盛和的总裁兼CEO。同年7月27日,成为恺英网络的董事;三天之后,又被推举为副董事长。同年9月28日,金锋更进一步成为联席董事长。

2019年3月20日,时任恺英网络董事长王悦“隐退”,金锋被选为董事长。

知情者称,在被恺英网络收买之前,金锋是浙江盛和“背面的操控人”,“他的股份由别人代持,金锋才是实在的老板,这在网络游戏职业里,不是什么隐秘”。

除浙江盛和之外,2018年5月,恺英网络以10.64亿元,收买了另一家网络游戏公司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:浙江九翎)70%的股权。

上述人士称,浙江盛和及浙江九翎被收买后,金锋从他个人操控的账户及近亲属账户中,分多笔,向恺英网络实践操控人、时任董事长王悦操控的银行账户,以及向恺英网络总司理陈永聪操控的银行账追逃逾半年终被捕 31岁的恺英网络董事长被捕暗地户,别离汇出了上亿元的资金。

2019年3月30日,恺英网络布告,其实践操控人王悦“失联”。5月6日,布告称,收到王悦家族送交的《奉告函》,王悦已因涉嫌操作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。

5月20日,恺英网络再次布告,该公司董事、总司理兼财务总监陈永聪,因涉嫌操作证券市场罪正在承受公安机关查询。

6月13日、6月19日,恺英网络别离布告,经上海市检察院同意,王悦、陈永聪已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拘捕。

关于金锋与浙江盛和公司、浙江九翎公司的实在联系,以及是否与王悦、陈永聪存在巨大不妥利益输送的问题,经济查询网记者经过电子邮件及电话、短信等方式,向恺英网络董秘、新闻发言人骞军法求证,但未取得本质回复。

至于金锋、王悦、陈永聪自己,经济查询网记者无法联系到他们进行置评。

2019年10月28日,恺英网络高开高走,全天收于2.94元,涨停收盘。

追逃逾半年终被捕 31岁的恺英网络董事长被捕暗地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